2019年上半年国际教育何去何从?(转)

更新时间:2019-07-26 17:36:16

教育行业进入政策频发期,背后的根源是教育产业化进程加速。原因在于现有教育体系下,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依然稀缺,公办教育体系无法完全满足社会各阶层日益分层的教育消费需求,因此,教育由事业逐渐变为产业,符合中国目前的发展实情。

国际教育政策整体开放和规范化,但仍然存有政策风险。

国内方面,国际学校的监管政策走向如预期趋严。国际学校的课程设置,教材引进及审核方面明显加强监管。另外,受美国和其他主要留学目的国政策影响,出国留学人数增长速度创下新低,国际教育赛道的机会在于新国际教育品类的出现。

从时间维度看,政府对于国际教育和优质教育资源引进整体处于开放过程中,同时对留学中介、国际学校等行业的相关管理机制也逐渐规范化,特别是《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稿的推行,对于国际学校类资产的定义更加清晰,这更有利于市场化管理,但考虑到意识形态层面的管控问题,日益扩张的国际学校未来的确也存在政策风险。

一、国际教育产业链

以留学周期作为划分国际教育产业链依据,可以把国际教育产业链分为四个阶段:

准备阶段(出国留学前)→申请阶段(留学申请中)→留学阶段(海外学习/生活)→完成阶段(留学归国)

每一阶段都有相应的细分服务品类,目前较成熟的品类包括:留学语培、国际游学、留学咨询/中介服务,已有一定的头部机构出现,而随着国际教育消费趋势的变化,产业分工也带来了新的服务品类,比如:低龄留学、背景提升、国际课程辅导、留学后生活/学业服务等, 目前多数处于供需快速增长阶段,也是资本关注的新方向。

二、主要留学目的国留学新政

申请国留学政策的变化将直接影响接下来几年内目标留学人群的留学申请意愿。

从近年各主要留学目的国政策变动情况来分析,以英国、加拿大为首的部分国家对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实行宽松政策,而以美国、法国为首的另外一些国家收紧对中国大陆留学生的申请政策。

留学申请难度和留学成本的变化也导致目标留学人群数量的变化,直接反映到数据层面就是各主要留学目的国留学生人数的增减变化。

三、美国留学情况

赴美读本科已成常态。

2018年中国留学生赴美读本科的人数接近14.9万人,占比 53%,一、二线城市国际学校学生的常态选项。自2015年中国赴美本科留学生总数首次超越研究生人数以来,本科留学生数量始终高于研究生留学生,研究生人数涨幅亦明显低于本科人数涨幅。另外,研究生留学比重接近50%,由此催生出的在美留 学生学业辅导市场和留学生活服务市场将会拓宽国际教育的产业链

新增赴美留学生人数持续下降。

2018年,新增入学人数约14万人,相较于2016年,下降了26%。根据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数据显示,20191-4月,共有20,446名中国学生获得学习类签证,略高于20181-4月的人数,说明赴美留学并没有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

四、加拿大留学情况

加拿大作为传统热门留学国家,位居中国留学目的国第三位。

根据加拿大移民局(IRCC)公布的学习许可证持有者数据显示,2018年度, 约有8.5万中国留学生获得加拿大学习许可证,占加拿大全部国际留学生的24%

2016年到2018年,获得加拿大学习许可证的中国学生人数不断攀升,从7.7万人增长至8.6万人,增长率高达11.2%

20181月至20194月,平均每月有6981名中国学生获得加拿大学习许可证,其中20188月的人数最多,有超过2万名中国学生获得加拿大学习许可证。

加拿大TOP高校录取率连年走低,新的留学政策实施后留学生增速或将上行。

2012年开始留学加拿大的中国学生人数增速一路向下, 2017年降至10%以下,与前几年的留学政策以及主要学校录取率下降有直接关系,而加拿大新的留学签证政策或将从2019年开始对留学 市场显现正反馈,预计短期内会迎来一波小高潮。

五、国际教育赛道展望

需求旺盛

受多种原因影响,国际教育需求明显增长。截止2018年国内国际学校超过800所,同比增长12%,预计2020年国际学校超千所。选择国际教育的消费人群既有为出国留学提前准备的家庭,也有为接受高质量教育的家庭,甚至其中不乏受户籍或学籍限制而选择国际教育的家庭。

办学形式

集团化办学模式,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扩展。房地产+教育的办学模式已经成为常见的国际学校办学模式,从数据看,国际学校的消费市场正逐渐从全国主要核心城市向三、四线城市渗透。

微信 (编辑:admin)
Top